小说阅读网

云侠传奇_云侠传奇小说阅读

完本

云侠传奇

来源:书丛 作者:五公子wkk 主角: 标签:云侠传奇

今天小编带来云侠传奇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五公子wkk,天地风雨云,江湖谁为君?侠道人自知,王者笑苍生!智慧的较量!功夫的实力!城府的相博!权谋的比拼!谁才是真正的英雄!谁才是江湖的主宰!

云侠传奇精彩章节:

同行的两日,冲儿不时地与黒木郎君作对。

黒木郎君问他几岁了,他却说我吃饱了。

问他家是哪里的,他却说我走的累了。

问他饿了吗,他却说我十二岁。

冲儿的回答一向是驴嘴不对马唇。

冲儿越是调皮,黒木郎君越是高兴。

黒木郎君让冲儿给他打水。

冲儿便抓了只小虫放进水袋里。

黒木郎君看见了,仍当做不知道依旧一口气喝了下去。

饭中。

远处走来一帮红衣人。

一行有二十来人,都穿着鲜红色的衣服。

整个头用红布包裹着,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没人看得出他们的长相。

前后各走着五个人,中间每四人抬着顶轿子,轿子一共两顶,也是红色的。

透过轿子上粉红色的帘子可以看得出前面的轿子里坐着的是一个中年人。

后面的轿子中则是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少女。

他们也是一身红衣,与随行者抬轿人不同的是。

他们的头上没有红布包裹着。

所以可以看清他们的外貌长相,推算出他们的年纪。

红色轿子在客栈门前停下了,没人看见轿帘晃动,轿中的人却已站在了轿外。

那小女孩紧站在中年人的身边。

他们的衣着装扮很容易看得出他们并非中原人。

以红色为尊,素穿红衣者乃是西域五行族中的天火族。

那中年男子正是天火族族长天火。

那少女是天火族公主火焰儿。

天火走向黒木郎君,火焰儿也紧跟了上去。

黒木郎君脸色沉重,只是一味的饮酒却不看一眼身旁的天火.

天火道:“师弟,好巧啊!近来可好?”

黒木郎君依旧头也不回,一脸怒气,那怒气渐渐转化为杀意,冷冷地笑道:“师弟?哼!哼!从你杀了师父那天起,你我已无半点关系。”

天火坐在桌旁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道:“师弟,都过去这麽多年了,你还是忘不了那件事?”

“忘记?”黒木郎君道,“我永远忘不掉你把匕首插进师傅胸膛的惨状。”

说话间,黒木郎君袖中的匕首已出手刺向天火的喉咙。

没人看见天火是怎么出手的。

黒木郎君的匕首此刻已到了天火的手中。

那匕首正对黒木郎君的咽喉。

黒木郎君额头沁出了汗。

他不敢呼吸一下,只要一呼吸,那匕首便能刺到他的喉咙。

天火的手指轻弹了一下那匕首。

那匕首瞬间变成了碎片,落在黒木郎君的脚下,闪着亮光。

一旁的冲儿和秦阳都惊呆了,放进口中的饭却再难咽下。

黒木郎君道:“为什么不杀我?”

天火道:“我不会杀你,不管你对我怎么样,你始终都是我的师弟,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允许别人伤害你。”

黒木郎君淡淡的笑了一下,丝毫不领情。

天火指着冲儿说道:“这个小孩子太过调皮,要做你的徒弟还不太好,我帮你调教,调教。”

话未说完,冲儿“啊”的一声飞出了数丈之远。

冲儿躺在地上,满嘴的鲜血,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秦阳立即拔出腰中的柳叶刀,刀刚拔到一半。

天火的手指已指到了他的咽喉处。

秦阳只觉得咽喉一阵隐隐的疼痛。

再看天火的手指,红的发光,似刚从炉中取出的炭火般。

黒木郎君纵身飞出,把冲儿缚在背上。

他满脸怒气的走到桌旁。

他的手轻轻地落在了桌子上,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转身当即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离了去。

黒木郎君转身的刹那。

那张桌子“哗”的一下裂成了千百块。

那酒坛也已破碎,坛中的酒依旧很浓,酒味很重很重。

夜,凄凉。

九月的夜空,满天繁星。

月是弯的,水是凉的,酒却是温的。

天火坐在院中烫着酒。

火焰儿依旧站在他的身旁。

那张美丽红润的脸庞上没有一点表情。

她的目光呆滞,一动不动。

只有秋风吹起她的衣襟不住的摇摆。

黒木郎君风一般地从屋顶飞下站在了天火的对面。

天火倒了一杯温好的酒递给黒木郎君。

黒木郎君并没有接,只是冷冷地说道:“你的酒太贵,我喝不起。”

天火道:“焰儿,还不见过你的师叔。”

火焰儿刚要开口说话。

黒木郎君抢先道:“免了,我可高攀不起。”

火焰儿的脸上顿时一脸怒意。

她轻轻的抬起左手,那食指处燃烧着一团火焰。

天火道:“焰儿,不得无礼。”

火焰儿放下了手。

天火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红瓶掷给黒木郎君,道:“这是治疗天火内伤的药。”

黒木郎君接过药当即离了去。

冲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

岩石上的水“嘀嗒嘀嗒”往下落。

一个白衣少女拿了个碗站在那里接着水,看上去约有十七八岁。

冲儿正欲起身问她是何人时,便听到洞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声音越来越近,那人走进了洞里。

冲儿偷偷睁开眼睛瞟了一眼。

那人正是史大娘。

史大娘走向那白衣女子躬身行礼道:“小姐,那小孩子怎么样了?”

白衣女子柔声道:“已经醒了,可就是赖着不肯起来。”

冲儿心中想道:“这白衣女子果真厉害,原来她早已知道我醒了。”

冲儿当即坐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白衣女子接满了水转身走过来。

白衣女子转身的瞬间,冲儿惊呆了。

那女子白净的很,一双眸子闪闪动人。

那浅浅的酒窝漾满了醉意,能把人醉倒似的。

那双纤细的手洁白如云般。

整个人仿佛从雪地中走出的精灵。

白衣女子把水递给冲儿,冲儿喝了下。

那水很甜,很甜,喝完了水。

冲儿问道:“是你救了我?”

史大娘抢先说道:“当然是我家小姐救得你,不然你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冲儿当即拱手感谢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小生感激不尽。”

白衣女子笑着说道:“史大娘你说的果然没错,这小孩子当真可爱的很。”

那白衣女子笑起来的模样真可谓是倾国倾城了比那褒似一笑更为动人。

冲儿真是庆幸自己不必像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那样就已搏得美人一笑。

那女子说话的声音更是甜蜜,细腻仿佛天籁之音般。

白衣女子坐下拉着冲儿的手。

冲儿的脸霎时红了起来,全身燥热,一身的不安。

白衣女子看了看冲儿通红的脸,笑着说道:“史大娘,你看这小孩脸都红了,呵呵。”

史大娘也笑了起来。

冲儿双手摸着自己的头发哈哈地傻笑着。

黒木郎君匆匆奔到山洞时见冲儿坐在那里已无大碍。

又看见史大娘和白衣女子也在那里惊呆了。

原来黒木郎君背着受了伤的冲儿离开后黒木郎君便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当即给冲儿运功疗伤。

一柱香的功夫过后,冲儿已略微好转了些,人却依旧处在昏迷中。

黒木郎君便去向天火讨要治疗冲儿内伤的药,留冲儿一人在山洞。

黒木郎君救人心切,不想在找寻山洞的途中被史大娘盯上了。

史大娘便和白衣女子跟了上去,趁黒木郎君离开后走进山洞。

史大娘识的冲儿,又很是喜欢他,便央求白衣女子救他。

白衣女子当即取出九天玄女宫的百花玉露丸给冲儿服下,又给他运功疗伤。

那白衣女子和史大娘都是关外九天玄女宫的人。

白衣女子便是九天玄女宫水云圣母的女儿玄女宫的玄女水天心。

史大娘便称她为“小姐”。

再说那百花玉露丸是由七七四十九种名贵花草的花粉提炼配以琼浆玉露而成,是治疗内伤的奇药。

冲儿服了这药自是无碍。

山洞外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听那声音足有百人。

个个举着火把把山洞外照的一片光亮如同白昼般.

冲儿在洞内听到洞外一人大声说道:“兄弟们,那黒木老怪和白衣妖女都在里面,杀了他们,为江湖除害。”

众人当下包围了山洞。

冲儿一脸惊慌,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水天心的手。

水天心笑了笑,柔声说道:“放心吧,好弟弟,有姐姐在,那些人伤不到你的。”

黒木郎君道:“好徒儿,有为师在,那群蠢猪休想伤你!”

冲儿心里想道:“他们要杀的是你们,又不是我,你们死了,我正好可以溜走。”

心中这样想着不免大喜起来。

洞外冲进五个大汉,手持刀枪,刚进的洞内。

黒木郎君手上运气内力,向前一推。

那五个人顿时飞了起来撞在洞内的岩壁上,脑浆迸裂,当场死亡。

黒木郎君立即收手纵身飞出洞外。

水天心挟着冲儿也飞了出去。

史大娘也紧跟在后。

洞外早已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黒木郎君刚飞出。

一群人便蜂拥而上。

黒木郎君与那些人战成一团。

只见黒木郎君双手挥舞着。

那些人的兵器却已不翼而飞了,一行人也倒了下去。

那黒木郎君以练魔功闻名江湖,素来又行事诡异,行踪诡秘为江湖人所不耻。

九天玄女宫行事作风古怪与中原武林不合。

中原武林人士称九天玄女宫为妖女宫。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