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库

鬼影如谜上帝的使者_鬼影如谜上帝的使者小说阅读

连载中

鬼影如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上帝的使者 主角:陈理,李静 标签:恐怖,惊悚,灵异,冒险,杀人游戏

今天小编带来鬼影如谜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理,李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上帝的使者,老板女儿十分漂亮,我们相爱了,当我们第一次......,这几年,我做着同样的梦,身边人一个个死去,不死亡灵伴随左右,神秘玛雅遗族追杀于我,这一切是真还是假......

鬼影如谜精彩章节:

我惊恐的,看着眼前一幕。

一个黑人正端着机枪,扫射路人。我惊呆了,腿脚开始发软

行人,如下饺子般,一个个应声倒地。鲜血,一朵朵,在地上晕开。

我仓惶前逃,忽一个女人,向前冲去。

怎么是她?我对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印象,十分钟前 

我站在杂货店门口,很羡慕的望着里面。

想着儿时的自己,多么盼望眼前的情景。

“来,宝宝乖。吃饭饭,长高高。”我当时,耳听此声,倚着杂货铺门板,眼透羡慕的瞧着里面。

想着,母亲对我是否也这样,年轻母亲在一个三四岁男孩后面手举着饭勺,跑来跑去。

逮一口,喂一口,男孩扭来扭去,洒出汤汁,母亲也不恼。只十分慈爱的擦去,男孩嘴角残液,轻声哄劝着。杂货店里,气氛十分温馨。

“真无趣!”我嘟嚷着离开。其实,隐有些羡慕和心酸。

突然,再见到她,就是现在,她正往前冲。

我颤抖着脚,往前逃,边跑边回头,只见母亲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冲去,不管是撞倒了人,还是被人骂了娘,都全然不顾。

风很大,母亲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加上她嘴里神神叨叨的,猛一看,人肯定会把她当做疯子。

她的确“疯了”,双眼犯着红,神情布满了恐惧,撞倒了一连串的路人后。竟然......

对着机关枪冲去,我望着她双目张大,满目诧异,连往前冲的身子,都缓了缓。

枪声响起,血花四溅,母亲缓缓向身下一个小黑影倒去。一个小脑袋,在母亲身下动来动去,血正从孩子头顶慢慢滑下,小男孩懵懂无知放声哭泣。

心有些酸,想起了母亲。一阵枪响,小男孩哭声消失了,我魂飞魄散,拼命向前逃!

子弹擦着我头皮飞过,带走了一片血花,我感到头上突然一麻,紧接着剧痛。

滚烫液体留了下来,我颤抖着手去摸,温热粘稠的触感让我心,顿时冰凉一串。

我连忙向前逃去,只恨爹妈没多生出两条腿。

乱飞的子弹,让周围的人,一个个倒下,我渐渐成了个血人。

雨下了起来,血慢慢晕开,我在血水里,涉步前行。

水很冰,寒气钻心, “啊~”我又中了一颗流弹。伤在肩膀,怎么办?

想找个地方,躲一躲。风大,雨大,两边观景树,躲在后面,明显找死。怎么办?

我焦急着,我不喜欢这样,但没用,因为我不想死。

能想的办法,不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难道,我今天真要死在这里?

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我绝不能这样死掉。活着,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就算,把世界毁灭,我也得活下去!

一咬牙,一丝血,滑出嘴角,自己咬的。

就算风雨再大,我相信,我能挺过去。

我继续往前走,我走得十分艰难,每走一步,都不知道深浅,水流淌急,水底下隐藏着一些沟沟洞洞。

一不小心,就得被掀翻在地。我见着,有好几个路人,被揿翻在深沟里了。

我走得特别小心,心里也充满了忧虑,总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哪怕,一会儿;哪怕,用跪、用求。

但没有,我只能更小心。即便我,不信耶稣、真主、佛,也在求着。忽脚下,一滑,我栽倒在地上。

血水翻滚着,往口里涌,我被连呛了几口,拼命的咳嗽,咳得我肺都要出来了,仍有新的血水,呛进嘴里。

我好不容易,缓过这股劲,“哒哒哒”的枪声又响了起来,血又变得通红。

啊!!!一声毛骨耸然的尖叫,让我耳朵选择性失鸣。

我慌张的往前一望,踉跄着往后退了一些,又呆立着不动。

一段电线杆,断成两截,伏卧在血水里。黑色电线头,发出电火花,“磁”“磁”的响着。

我顿感害怕,甚至可以说是恐慌。不知道,我所立的地方,是否安全。水是否,带电。

因为,前方已死了一个人。而且,被烤熟了。我鼻子里,都是人肉糊了,略焦臭的味道。

闻着它,更让我心慌,怎么办?我返头,不敢。怕等着的,是一排子弹。往前,一具焦黑的尸体,冒着热气,等着我。

“哒哒哒” “哒哒哒”,枪一响,我就很紧张,紧张得连肩膀的疼都忘了。

我现在,已头晕眼花,浑身乏力,爬都没力气,爬起来。但是,我仍咬着牙,在爬。

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不想死,就得努力。

我踉跄着,挣扎爬起来,摇摇晃晃,艰难的往前挪。

因为,我想活。一步、二步,我只能赌运气。子弹与可能的电击,我选择后者。

毕竟,后者还有一丝活的希望。前者,没有!

风雨交加,我走得十分艰难,我最怕的不是风,也不是雨,而是闪电。

“噼啪”“噼啪”白色闪电,劈在身边,我很担心,刚逃过大劫的我,又会被导了电。

我头越来越晕,眼越来越花,眼看又要再一次,栽倒在水里。

忽然,前方一个黑影,让我眼前一亮。

我前面五百米处,有一个窄窄的小巷,刚够两人行走,像一个古旧的胡同。

我连忙向那边挪移,我返头向身后,看了一眼,枪声隐约,血水弥漫。这让我额头的汗,渗得更厉害了。

我好不容易,挪进巷子,就脚一滑,磕在了一个台阶上。

满嘴的血腥味,痛得我连张口都不行。因为血水,正往鼻眼里灌。

忽一些白色的物体,让我糟糕的处境,变得更为艰难。

我被臭气包围了,数不尽的垃圾,涌在我周围。

满是狐臭味的衣服,腐臭的鸡蛋,涌在我鼻子底下,让我胃里酸水,不停的往外冒。

血水呛喉的辛辣感,也搅得心,一阵阵难受。

更糟的是,我似乎感觉有人,在望着我。

会是谁呢?难道......,黑人端着枪的画面,在脑里闪现,陡然感觉汗毛一竖。

又想不对,如果是黑人,应早就一排子弹过来了,但那是谁呢?

我诧异的回头一望,陡然间,眼放大。

一张滴血的脸,眼也不眨的,望着我。

旁边,还有许多具尸体,老的、少的,都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而我周围的水,已变得通红。

我抬头一望,自己的肩膀,也在掉血,这一阵子的紧张,让我连疼都忘了。

随后而来的虚弱,让我产生了一种恍惚,似进入了丛林,听到了那声“现在开始,你们只有一个人,活着出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