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库

陈理李静是哪部小说_陈理李静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鬼影如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上帝的使者 主角:陈理,李静 标签:恐怖,惊悚,灵异,冒险,杀人游戏

今天小编带来鬼影如谜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理,李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上帝的使者,老板女儿十分漂亮,我们相爱了,当我们第一次......,这几年,我做着同样的梦,身边人一个个死去,不死亡灵伴随左右,神秘玛雅遗族追杀于我,这一切是真还是假......

鬼影如谜精彩章节:

雨变大了,地面变得更泥泞了,一咬牙,赌了!

我望着黑沉沉的天,怀着一种忐忑不安,迷糊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晨露刚上枝头,我连忙往花狼他们驻地赶过去。

我摸进他们旁边桦树林,站在离羊咩最近的位置上,发现羊咩全身赤裸,身上皆伤,一动不动。

暗自一惊,难道羊咩死了不成?我探指鼻下。

尚有呼吸,暗松了一口气,嘀咕没死就成。

额头隐现汗水,瞧花狼鼾声震天的睡着,颇感郁闷,暗自嘀咕:“小子现在欢快,有你哭的时候。”

担惊受怕了一整晚,这小子一夜鼾睡,让我有些不爽,正想该玩出哪些新花样折腾这小子。忽一声动物的鸣叫,在耳边响起,而花狼猛地张开了眼睛。

陡然间,向右侧桦树林奔了过去。我瞧着他,连忙向身后一棵粗壮桦树一闪,暗想怎么回事?

悄声跟在他身后,只见花狼小心翼翼向前摸去,我顺着他眼光,拨开桦树枝,向前瞧。

一只斑点驼鹿,隐约出现在前方。打量着花狼满脸的紧张,我猜花狼找路有戏了。

驼鹿认水,有水源的地方,顺水找源头,就能找寻到走出森林的路径。

暗叹这小子好运气,尾随在他身后。驼鹿在桦树林,时隐时现,一溜眼......

不见了!花狼满头大汗找寻驼鹿方向,我也仔细瞧着,一道白光,闪现眼前。

风吹树低,一片黑黑的沼泽地,隐约出现在前方。

我拨开桦树枝,向前一瞧,花狼眼也不眨的紧盯着,沼泽地上喝水的驼鹿。然后,他忽一返头。

返身向来时的桦树林深处走去,我暗自疑惑着,猜他怎么回事?

抬头一望,一个树棚出现在眼前。树棚是花狼他俩搭建的,羊咩一脸生死不知的横躺在树棚下。

花狼却脸露欢喜,一步上前,将羊咩抱在怀里说:“羊咩,我找到出路了,我俩有救了。”

马上,花狼皱眉低下了头,我瞅他懊恼的神色,感觉他后悔了。

羊咩浑身伤口,一动不动,花狼现在若要走出森林,势必带不走羊咩,只能抛弃,但......

他舍不得!看他口中咀嚼之物,我就知道。

花狼手中拿着一朵藏红花,把它吞咽在嘴里,对着羊咩的伤口涂了下去,我瞧着。

给羊咩治伤救人的他,感觉有些奇怪,花狼把羊咩折腾成半死不活的样子,现在又救羊咩,但又一想。

在危机四伏的丛林中,今天不知明天是否活着,身边多个人面对孤独,有个伴共同应对危险,好像也不那么奇怪。因为,这也是我跟在他们身后的原因之一。

危机四伏的丛林,寂寞难耐得时候,得到一种慰藉。眼瞧着花狼,想接下来该添哪些物资?

羊咩受了伤难以移动,我也可把缺乏的物资再补充补充。

过了好一阵子,羊咩痊愈了,但二人仍不说话。

我估摸着自从羊咩出事以后,就成了一个木头。他们这样,我也挺没意思。

我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探寻人的小秘密。比如,羊咩被花狼强奸后,他现在心里的想法?

他们不说话,我只能一头雾水的瞎琢磨,但现在,我瞧着一脸轻松的羊咩,感觉有戏。

经过梳理整顿,我们已走到森林尽头,他正眼含惊喜的望着沼泽地。

“我去打水。”羊咩脸上露出久违的轻松,眼透允喜,轻声说道。

花狼瞧了瞧他,点了点头,把身后的水囊取过,递给了他。

羊咩脚步轻松的向前走去,我放眼望去,沼泽地上水洼遍布,生机勃勃。忽地,我眼泛吃惊的瞅着羊咩。

啊!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块沼泽地动了起来,一只水囊摇晃着掉落在水洼旁。

我拨开眼前的桦树枝,侧身向前一瞧。

移动的深黑色沼泽,是一只爬动的短吻锷,它正眼透凶光,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扎进羊咩的右臂。

血流如注,羊咩如破布娃娃一样斜挂在短吻锷嘴边,嘶声尖叫:救......,救......,救命!

我眉一皱,紧张顿生,眼瞅着羊咩声音由高亢而变得衰弱,渐变成呜咽之声,脸上雪白,透着绝望。

微感不安,紧握着手,舔了舔唇,感觉微干,心想羊咩完了!

花狼忽上前一步,在我诧异的眼光下,跳入水中。

对准锷鱼双眼,双拳猛然击打下去。锷鱼“嗷呜”吃痛,嘴一松,我诧异着,花狼从锷鱼嘴下一扯,抱起羊咩两人向桦树林深处跑去。

我满眼惊惧的望了眼身后,眼前一幕,让我再次加快了奔向桦树林的脚步。

一条十四五米长巨蟒,正紧咬着锷鱼慢慢吞吃下去,水花四溅,锷鱼拼死挣扎,血一点点从它身上向下面的沼泽地滑去。

锷鱼嘶叫着,声音越来越小,我身上的汗,越流越多,我很担心。

巨蟒体积巨大,怕它吃不够,吞吃了锷鱼尚不解饱,又来吃我。这时......

我不得不停了下来,花狼奔跑了一阵子,歇了下来。

地面一片通红,分不清是花狼的,还是羊咩的血。

一根断裂的桦树枝尖端,狠划过花狼手臂,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口,他正呲着牙,斜靠在桦树下,羊咩躺在他旁边。

天空下起了雨,且越下越大,花狼和羊咩的血越流越多,我拨开桦树枝,瞅着眼前不远处,羊咩青白的脸色,隐约有些担心。

怕他就此死掉!花狼陡地站了起来。

他把羊咩抱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向桦树林深处走去。雨很大,路很滑,我眼瞅着花狼,抱着羊咩好几次摔倒在地,又站了起来。

这时的他,嘴唇已经乌青,血不断从他手臂滑过,脸色雪白一片,隐约有些担心,他就此倒下。

一个树棚出现在前方,我松了一口气,第一次感觉我的计划应该能够实现。

花狼紧张的喂羊咩喝水,对自己伤口视而不见,反紧张的对羊咩伤口涂抹藏红花。

趁花狼在他们的临时驻地里,忙着生火取暖,我返回了我的临时宿营地。

我简略处理过周身,又生火去了去寒,等雨停了,低头瞧着行走的路面,不再那么泥泞,我又去了花狼他们驻地。

刚潜到两人驻地,拨开桦树枝,往花狼他们所呆地方一瞧。

花狼苦丧的脸,让我皱起了眉头。

羊咩面似炭火,浑身抽搐着,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我眼瞅着不对劲,暗道怎么回事?脑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羊咩不会受伤后,感染发烧了吧!这么一想,顿时紧张起来。

羊咩如果发烧,要么变得白痴,要么丢掉性命。对我来说,两种结果都难以接受。

怎么办?心正愁着,花狼小心的把羊咩抱了起来。

一件件解开羊咩身上的衣服,我眼瞅着羊咩呼吸通畅了许多。

又犹豫着,把离他们不远处燃烧的火把熄灭了。

接着,又左右打量起来,我连忙往所在桦树一闪,过了一会儿,我拨开眼前桦树枝一瞧。

诧异的望着花狼,他身上采集了许多树叶,口里咀嚼过树叶后,把它们喷吐到羊咩脸上。

我望着花狼这种让人错愕的行为,暗感奇怪,猜怎么回事?

羊咩被喷涂得如京剧“绿脸”扮相的脸,渐渐红色消裉,呼吸慢慢平畅起来。

我瞧着花狼,长长舒了一口气。暗道,这小子也没蠢到家。

但紧接着,他眉头又皱了起来,我顺着他目光望过去。

发现羊咩脸上的红色,又浓了一些。

我拨开身前桦树枝,眼瞧着羊咩红炭似的脸,眉头紧皱着,心情隐约有些不好。

担心羊咩就此完蛋,花狼陡地站了起来。

犹豫着走到他们摆放物资的地方,从他们编织的背篓里,拿出一件上衣撕下二块细布条。

我诧异着花狼,他在干嘛?花狼走到水囊前。

小心翼翼的倒了些饮水,在一块布上,放到羊咩的头上,另一块。

用饮水打湿了,不断擦拭着羊咩干冽的嘴唇。

点点鲜红,跃入羊咩嘴角,我暗感奇怪,往上一瞧。

一丝鲜血,正缓缓从花狼手臂伤口,滑向羊咩嘴角,而花狼尚不自觉。

继续用鲜红的血,涂抹在羊咩的嘴唇上。我心一惊,向花狼一望。

花狼脸现苍白,嘴唇泛白,明显出现了缺血的症状。一阵冷风,吹过他的身体,他先护住羊咩挡住了风,然后低头瞧向自己肩膀。

身体一个踉跄,陡然向前摔去,他摇晃着扶住桦树枝,处理过手臂伤口,又继续低头瞧着羊咩。

羊咩脸色寡白的,横躺在花狼怀里。我瞧着羊咩,

微微起伏的胸口,望了眼漆黑的天色,暗透着焦急,也不知最终他是生?还是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