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库

鬼影如谜陈理李静_陈理李静小说在线阅读

连载中

鬼影如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上帝的使者 主角:陈理,李静 标签:恐怖,惊悚,灵异,冒险,杀人游戏

今天小编带来鬼影如谜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理,李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上帝的使者,老板女儿十分漂亮,我们相爱了,当我们第一次......,这几年,我做着同样的梦,身边人一个个死去,不死亡灵伴随左右,神秘玛雅遗族追杀于我,这一切是真还是假......

鬼影如谜精彩章节:

我仔细一瞧,原来一只黑色的大狗熊不知怎地突然跑到了羊咩和长相标致的女人身边。

此时,狗熊呲着牙、面目狰狞的向他们这边急奔了过来,边跑边还往地面上掉落着什么东西。

不过,未等他们采取行动,黑熊已“扑通一声”一头猛的扎进了前面的水洼里。

我暗想:“这是怎么回事?”

忽然,前面传来了女人高声的尖叫和羊咩失控的嘶吼,我心一惊,连忙往前看去。

接着,我看见女人和羊咩先后划进了一大一小两个沼泽地的泥坑,女人双脚陷进了她身边的坑洞,而羊咩则有一只脚滑进了松软的泥坑。

黑胎男和花狼满脸焦急的跑了过来,不过黑胎男慌慌张张的奔的是女人身边,而花狼则匆忙的赶到了羊咩的身边;现在两人都站在一大一小的坑洞旁边,估计都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们身上都透着慌张。

黑胎男慌里慌张的站在女人掉落坑洞的位置,半弯着腰拼命的把双手伸向坑洞内,高声吼道:“李梅,抓住我的手。”

李梅一边滑向泥坑,一边摇摆着双手,竭力想要往前搭,但反而李梅手一滑、身一仰,又往泥坑掉进去了一些,李梅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跟着她“啊~”地叫了起来。

黑胎男变得更加慌张起来,他抖着手又弯着腰向前叫道:““李梅,再抓住我的手。”

李梅又试着摇摇晃晃的往前搭,但没等靠近,风一吹,背一缩,她又往后一跌,李梅的腿已经掉进了坑洞;然后李梅的脸瞬间由苍白变成了寡白,紧跟着她嗓子里冒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似乎地上的沙石都被声音刺得摇晃了起来。

我望着眼前这一幕,心想:“这下,要糟了!”

果然,黑胎男变得更加慌张了,他已经像个神经病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然后左右环顾四处找东找西,我看他那焦急的模样及环顾四周的寻找,我猜:“他应该是想找一些能让李梅抓住的东西比如粗的树枝。”

但是,很快,我发现黑胎男耸拉着头,满脸沮丧的转过身来面对着李梅;我心感诧异,偷偷瞄了瞄黑胎男的旁边;我发现黑胎男的周遭,风呼呼的吹过,什么都没有,我心想:“他又得慌了几分。”

果然,黑胎男正满面慌张的把手伸向李梅,嘴里喃喃的叨道:“李梅,把手给我。”

李梅她似犹豫了一下,她望了一眼身下,然后很快的又歪斜着把手抖了过来,结果李梅身下的泥浆一滑,李梅又被推了回去,而且身体又往泥浆里掉进去了一些,我发现这次李梅好象陷得比较深,她的整个双腿已经完全掉进了泥洞。

我心想:“猪一样的队友,有时也会害死人。”

我调头望向花狼,发现花狼现在已恢复了镇静,他正用十分温和的语气对羊咩说:“别怕,羊咩,我在这里。”

羊咩的脸色虽然也苍白的吓人,但他并没有多少慌乱,而且他只有双脚陷进了泥浆。

我想:“花狼虽是城里人,但他是个聪明人。”

果然,花狼又不慌不忙的哄着羊咩往岸边划进了一些;忽地,一个女人的高声尖叫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连忙回头望去,然后我心一惊。

李梅,漂亮的柳叶眉正耸拉着,她的杏眼此时睁得很大,她精致的瓜子脸充满了恐惧和紧张,她的樱桃小嘴正高声呼喊着什么,我隐约听见像是在叫:“救命”,风毫不留情的从她身上呼啸而过,卷起阵阵泥浆把她给兜头淹没了。

我心一惊,心想:“她不会就这么‘玩完了吧’”,李梅又忽地冒了出来;此时,她已成了一个泥人。

我心一松,跟着又一紧,忽然,李梅身一沉,如同锥子往下一掉,我心道:“糟了。”

风呼呼的吹过,李梅的身影在泥浆里若隐若现;这时,李梅的上半身也陷进去了一些,一阵冷风又卷着泥浆陡然向她袭了过来,她脸一惊,嘴一张,吞了好几口泥浆;跟着李梅双眼睁大,满面惊恐的发出一声惊天尖叫,此时的她,已形如恶鬼。

李梅已渐渐的陷入了魔障,她双眼呆滞,满脸恐惧,向上挥舞着双手,嘴里喃喃个不停,特别是风一吹,泥浆一涌的时候,李梅更显神经质。

风越刮越大、逐渐形成狂风,泥面越扩越大、渐渐变成一口泥塘,李梅精致的瓜子脸上早染满了泥浆,而且脸色已经寡白得不成人样;她不大的杏仁眼此时瞪得溜圆、里面塞满了满满的恐惧,她的舌头布满了黄色的泥浆正不停的来回伸缩,猛一看,以为她是个厉鬼;此时,狂风卷着泥浆形成一个很高的泥浪向李梅扑面袭来,然后“扑通”一声,李梅消失不见,跟着一个气泡冒了上来,接着“咕噜”“咕噜”一长串的气泡如爆米花般冒出了水面。

黑胎男脸色一白,往后一摊,我看着黑胎男人也似乎变得呆滞起来,最后竟然像个神经病一样一点一点的往前面的泥洞中走了过去。

此时,旁边的花狼上前一步,毫不留情的一个手劈劈向黑胎男颈部,跟着黑胎男头一歪倒在了旁边的地上。

跟着,花狼又瞄了一眼李梅消失地方,他的眉头略皱了下,呼吸似乎凌乱了几分,我观察到花狼的胸口急速的上下起伏了好几下。

但是,过了一会儿,当我再次对花狼进行观察时,我发现花狼的胸口又变得平坦了起来,并且面上似乎恢复了平静;当花狼温和的对羊咩说:“羊咩,别怕!你现在比刚才已经好了很多,象这样慢慢的游过来,就可以了。”,说完之后,我又隐约听到花狼似乎暗呼了一口气。

不过,花狼这一次的安抚没起作用,羊咩似乎陷入了惊慌,他好象被李梅没入泥浆一事给深深的刺激到了,他好象已经走入了魔障,只知道一个劲的向外挣扎,风也中呼呼的刮着,泥浆卷着浪花,让花狼的声音很快消失在了空中。

羊咩肉眼可见的一点点的陷了进去,先是脚,再是腿,跟着是下身“扑通”一声往下一沉,羊咩举着双手蹬着腿拼命向外挣扎;但与事无补,他不断的往下滑,泥浆迅速的往下陷,风拍打着泥浆形成泥浪往羊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泥浆,羊咩的脸色顿时变成了寡白一片,跟着羊咩挣扎了几下,上身“扑通”一声往下一滑,眼着着羊咩就要掉入万劫不复之地。

忽然,平地一声雷,花狼大吼了一声:“羊咩,别动。”,风呼地吹过花狼的脸,带动着花狼的头发乱飞了起来,让花狼此刻变得十分峥嵘。

此时,羊咩似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停了下来,不再胡乱动弹,泥浆下陷得速度逐渐慢了下来,羊咩缓过了神,正满眼无措,当羊咩准备再次胡乱挣扎的时候,花狼眉头一皱,眼中藏起焦急,缓着声音对羊咩温和的说道:“别怕,羊咩,我在这里,你现在很安全,只要再游过来一点点,你就能得到彻底的安全了。”

花狼跟着又望了一眼李梅消失的地方,然后缓着声音说道:“羊咩试着平躺着慢慢的游过来,顺着水流的方向,相信我羊咩,你一定会没事的。”

羊咩听了花狼的话似乎平静了许多,羊咩慢慢的、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往花狼游去。

突然,羊咩腿一抽,羊咩停了下来,他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这时,一阵又冷风袭了过来,形成了新的泥浪向前翻滚,只见花狼眉头一皱,脸色一变,似乎神情十分紧张。

此时,羊咩倒是镇定了下来,他不慌不忙的似乎挣脱了什么东西,然后又往花狼这边游了过来;此刻,风平静了很多,泥浆似乎又翻涌得没有刚才那么厉害。

就这样一点点,羊咩慢慢的游到了花狼的身边;跟着,花狼手一紧,把羊咩往上一提;但是花狼还没站稳,花狼脚一滑,花狼又带着羊咩两人往他身后倒了下去。

花狼脸一慌,连忙左右脚一使力、身体又稳住了;与此同时,花狼往黑胎男躺倒的地方瞟了一眼,接着就未等羊咩晃过神,直接拉着羊咩一头扎进了前面的水洼里。

跟着,“一片乌云”飘了过来;此时,风依然刮得十分厉害,天空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来,周围充满了一种诡异的宁静;花狼和羊咩一动不动的蹲伏在水洼里,离他们不远处我记得似乎有一只大黑熊入了水未出来。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